快捷搜索:

倒不是说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但是从如今的情况

 早就看到城门破了,所以在后观战的凉州军将士们,可就等着自己主公一声令下了。结果果然是等到了,自己主公这么快便下令了,所以众人这时候便按照之前安排好了的,逐一带兵进城。
 
    第一个当然就是崔安了,他绝对是凉州军中的急先锋,被人都没有他那么着急的。所以他是直接就带着一队人马,杀进了城池。然后嘴里还大喊着,“周仓、裴元绍拿命来!”
 
    这人家两个还在城头呢,你崔安还没进城,这就着急要找两人了?估计两人要发现是你的话,那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没办法,所谓是“人的名儿,树的影儿”,这周仓和裴元绍对付马岱,他们还认为没有太大问题,哪怕这时候好像要不敌了,但是逃跑,逃得性命,那是绝对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。
 
    但是要对上崔安这个强人的话,可以说两人心里是一点儿底儿都没有啊。哪怕周仓他步下的武艺不错,那也得分和谁比。如果和一般般的人相比,他是挺厉害,但是和人家崔安一比较的话,那就玩不转了。所以他对上崔安,就说他和裴元绍两人对上崔安,最后肯定非死即伤,要不就是被生擒,除非他们跑得快,还能跑,要不然,就只能是前者了。
 
    不过如今周仓和裴元绍还在城头没有脱身,不过他们倒是发现了,己方这城门被攻破,确实可以说是大势已去了。
 
    两人在打斗的时候,互相对视了一眼,那意思,还是赶紧跑吧,这已经是没办法了。对,赶紧跑,这就是两人眼里最后的意思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周仓和裴元绍两人都是虚晃一招,跳出圈外,不过周仓跑之前还不忘了放下句狠话,“马岱,所谓是‘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’,咱们后会有期了!”
 
    说着,招呼裴元绍一声,“老裴,咱们走!”
 
    至于说马岱和其他凉州军士卒,自然是有忠心的汉军士卒给他们阻截住,这都不用多说。那秦桧还有三朋友呢,这周仓和裴元绍两人自然也是有真正忠心他们,给他们卖命的士卒。要不然没有这些人,他们上哪跑去,一个马岱他们自然是能对付,但是那些围上来的凉州军士卒呢,还没登上城头的崔安呢,他们两人能对付得了?
 
    裴元绍是叹了口气,他倒是想让己方士卒一块儿走,但是显然,这事儿不可能。如果不是忠心的士卒,就算没有自己的命令,他们这时候该跑也跑了,如今还剩下的,除了跑得慢的,就是能给自己两人卖命,或者是真正忠心自己主公的了,所以这,就算自己拉着他们跑,他们都不会跑了,因为必须有人断后,要不谁都跑不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于说之前腿快的,都跑了,那是另一种情况了,至少如今,你就算腿快也没大用。因为看马岱和疯狂的凉州军士卒,就不难知道,如今必须有人牺牲,才能让自己两人更好逃跑。
 
    裴元绍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,心说,弟兄们,以后我和老周给你们报仇,今夜,我只能先走了。所以一咬牙,就跟着周仓走了。他们心里想着是走,实际就是夹着尾巴逃跑了。
 
    马岱一看两人跑了,他是大喊道:“快,给我追,给我杀啊!”
 
    环首刀一下一个,砍杀了几个围攻上来的汉军士卒,可这汉军士卒剩下的,可以说都已经不要命了,都跟马岱他们拼了,就是为了给周仓和裴元绍两人逃跑的时机,所以自然不是马岱他们能决定的。因为等他们都杀完了,两人也早就跑远了。
 
    马岱心里连连叹气啊,心说这对方有如此忠义之士,确实,如此己方是抓不住他们两人了。除非有人能在另一边儿去阻截,可是显然,己方没有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马岱和凉州军士卒忙着跟汉军士卒拼杀,就算有追上去的士卒,可也被两人给解决了,所以,他们最后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,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是越跑越远,直到看不见了。(我的小说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飄天文學,
 
 
第四八八章 作唐破二将遁逃(续)
 
    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更多支持!周仓和裴元绍两人跑下了城头,两人都没说话,直接到了城下,跑了一会儿,抢了凉州军的两匹战马,他们奔向了南城门。<strong>小说txt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
 
    本来两人守御着的是北城门,所以这时候被城门被攻破,他们也只能是走其他三个城门。至于应该是走最近的西城门,正好那个方向是奔向己方下一座城池,但是周仓也想了,这马超别在西城门有什么埋伏,毕竟围三阙一,好像之前马超也这么干了。所以走南城门,应该是没有问题。
 
    要说周仓还真是,有点儿头脑,他要走西城门的话,还真是容易让人给抓住。马岱知道己方没有什么埋伏,那确实不假,别看马超跟士卒说什么擒拿周仓和裴元绍,说起来他根本就没在乎两人多少。当然了,要是真能擒住或者杀了,他其实还是愿意的。不过却也没有什么埋伏,但是在攻城的时候,孟达却是直接请战,说想去西城们埋伏,马超就同意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这都不算什么大事儿,马超这个当主公的,也不好打消自己属下的积极性。但是马超也没说。如果要是自己去埋伏的话,自己宁可派重兵去南城门和东城门,对付周仓和裴元绍这样儿的。应该是如此。不过他没和孟达说什么,就让他去了。
 
    所以还在攻城的马岱是不知道,其实孟达此时此刻已经在西门外了,至于说周仓和裴元绍两人,要是走这儿,能不能真就被他擒住,这个谁也不知道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。八成,他们两人要被生擒。毕竟孟达他可不做那没有准备的事儿,他既然敢埋伏在西门外,那他自然是有所准备的,要不然他去干什么。说起来还不就是为了能擒住两人吗。自己好立功啊。
 
    但是他看的如意算盘,却是打错了,周仓和裴元绍人家从南门跑了,他这是白守着西门,没能建功啊。当然孟达所想的,还是要给他鼓励的,毕竟别人都没说去请求自己主公让自己埋伏,就他说要去,所以在马超看来。(WWW.qiushu.CC 好看的小说这个还是可取的
 
   
 
    周仓和裴元绍,两人在战马上,早已出了南门。是调转方向,奔向了零阳。他们要去零阳通知一下,然后去辰阳,向自己主公请罪。毕竟才坚持了不到三日,是啊,这个晚上没过去吗。所以两人都觉得有些愧对自己主公的信任。
 
    哪怕自己主公没下令说要坚守几日。更没有派援军什么的,但两人还是觉得无比憋屈。因此在马上。裴元绍不甘心地对周仓说道:“我说老周,这他娘的这仗打得实在他憋屈了,你说吧,咱们什么时候能报这仇!咱们弟兄们可是死了多少?”
 
    周仓一看身边,就只有自己和裴元绍两人,这也真是,太惨了。所以他先是叹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老裴,咱们还是先去零阳,然后再回辰阳去自己主公那儿请罪吧!其他的,也只能是以后再说了!唉……”
 
    不过周仓心说,这要找马超找凉州军报仇,谁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自己那意思,倒不是说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,但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,好像希望也真就是,那么一点儿,对,就是一点儿,不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,而是有那么一点儿希望。
 
    看到周仓这语气,这态度,裴元绍也不多说了。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,这自己两人要找马超找凉州军报仇的难度呢。别说是自己两人了,就算是加上己方整个汉军,都不一定是人家对手啊,毕竟人家实力可在那儿摆着呢。要不然的话,自己两人也不会败得这么惨了。
 
    可不是,如果不是自己两人跑得快的话,这时候两人是非死即伤,要不就是要被人给生擒活捉,这可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啊。
 
    所以裴元绍这时候也不多说了,还是跟周仓走吧,他说去零阳,然后去辰阳,那么自己也只能是跟着。其实自己也是这么个想法,到零阳之后,再回辰阳,如今也只能这样儿了不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周仓和裴元绍两人这么一跑,这汉军当然是彻底败了。或者更准确来说,他们这一跑,汉军马上就败了。因为连主将都跑了,还一下跑两个,他们还剩下的,除了死士之外,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战心了。有人还想能不能把敌军给打退,但是城门破了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是大势已去了,这他们都明白。不过再跑,那却是晚了。
 
    当马超也带兵杀进作唐城之后,这结果便已经是出来了,战事也已经算是结束了,自然是凉州军胜利,而在周仓和裴元绍两人逃走后,汉军自然是败了。
 
    就是崔安还在找周仓和裴元绍两人,“周仓、裴元绍,两小儿在哪儿?”
 
    马岱这时候也已经是抽开身了,他一看崔安这样儿,是忙笑道:“福达却是来晚了啊,那两个早跑了!”
 
    崔安一听,是忙说道:“这怎么也不等着俺呢!”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他这一句话,让马岱听后是哈哈大笑,心说周仓和裴元绍两人傻啊,要知道你来,他们跑得肯定比这还要快呢。不过这话马岱肯定不会说,只是效果后,拍了拍崔安的肩膀,“福达啊,这次两人跑了,还有下次嘛,这机会总是会有的,是不是?”
 
    崔安一听,是连连点头,“不错,不错!俺觉得你说的不错!”
 
    马岱又是一笑,“行了,福达,咱们去见见主公吧!”
 
    崔安一叹气,“也只能这样儿了啊!”
 
    毕竟这战事都完事儿了,崔安除了杀了些汉军士卒外,根本就没看到周仓和裴元绍,他这心里确实是很多遗憾。这时候马岱一说去找马超,崔安也是欣然同意了。
 
    来到马超面前,两人给马超见礼,马超一笑,“伯瞻、福达,这今夜收获如何啊?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