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问他的那士卒就倒霉了让他给骂了一顿不过说起

 
   是来一个临阵倒戈的话,那么损失的,就不一定是多少了。
 
    这作唐这么一个小城,丢了都无所谓,而且己方大军都在外面,城内没有多少人马,马超都不会心疼什么。他不认为刘备一下就能给自己包围给自己活捉了,那是做梦。不对,做梦也梦不到这个,这太不现实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如此的话,马超确实是不顾虑什么,而让孟达小心谨慎,这也算是他习惯性叮嘱而已。
 
    此时拍了拍孟达的肩膀,马超说道:“好了,子敬去吧,守城的事儿,还要劳烦你了!”
 
    “为主公做事儿,属下在所不辞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然后孟达便告退了,毕竟还有不少事儿等着他呢。他没有因为今夜就他一个人值守有什么意见。在孟达看来,这自己主公谁也不用,就用自己,难道还不能说明,是信任自己的表现吗?
 
    至于说大半夜守城,其实也没有多久,天就会亮了,说起来也就不到两个时辰吧,所以其实自己也并不是守一夜,最多就算是半个夜。
 
    孟达离开了,马超也去自己的房间休息。这终于是能进城休息了,哪怕不会睡得那么实,但肯定比在城外的环境要好得多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马超来说,他当然是希望在城内休息,那绝对不是城外大帐中所能比的。是啊,要是都一样,甚至在大帐更好的话,谁还住屋中啊。至于说拿下一座县城,出榜安民,安抚民心的事儿,都有人去做,马超早都安排好了。不过如今不是时候,所以只能是白天的时候,再开始了。这时候就算你去贴告示什么的,也没人看。
 
    一夜无话,马超起来的时候,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。等问过了士卒才知道,都已经快要到巳时了,“看来自己睡得时间还挺长!”马超自言自语说着。
 
    在院中练武完毕后,马超叫士卒请所有人来和自己一起吃朝食。当然了,已经吃过的也得来,不过不是来吃饭,是来听自己说话的。
 
    众人都过来了,一半的人吃过早饭了,还有一半人没吃,所以自然就和马超一起吃了。当然崔安这厮,都已经吃完了,结果还在自己主公这儿来了一顿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事儿别人都不清楚,但是就算清楚,也没人会说什么。怎么说众人也不会去计较这些东西,而且他们也多少都知道点儿,崔安这人爱好是什么。
 
    要说人家男人都是好酒好色,崔安也是,不过后者好像没看过,也就是前者是一样儿的。不过他最爱好的还是战场厮杀,关于武艺的种种东西,然后才是吃喝,就这些。
 
    等用过朝食后,马超便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今夜我宴请各位,到时候各位别忘了都到场!”
 
    “诺!我等谨遵主公之命!”
 
    对于这赴宴,众人当然都是很有兴趣的,然后马超再次说道:“我军在此休息两日,然后兵进零阳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都是摩拳擦掌,这自己主公的话,也算是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。(小说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飄天文學,
 
 
第四九〇章 零阳城求见守将
 
    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更多支持!
 
    不过还没等周仓说话,裴元绍性子急,他倒是先开口喊上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他娘的,睁大你狗眼看看,你家裴大爷在这儿呢,还有你周大爷!”
 
    本来裴元绍和周仓虽说是驻马了,但是他因为之前在作唐受气憋屈,所以一直也没地方发。结果询问他的那士卒,就倒霉了。让他给骂了一顿。不过说起来这就算不错了,毕竟裴元绍出身市井。那骂人的话可真是多了去了,这还是因为跟着刘备之后,他收敛了不少,所以这还没怎么骂呢。要不然的话,肯定能给士卒骂个狗血淋头,那都是小意思。
 
    听了裴元绍的话,周仓也叹了口气,心说老裴啊老裴,这你不去骂凉州军那些狗杂种。你怎么倒是骂上自己人了?你可真是,长进了啊!
 
    但是这话,周仓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在这个场合说,所以他只是微微摇头,却是没说什么。
 
    城头士卒一听,再这么仔细一看,他一缩脖子。可不是吗,城下的就是周仓和裴元绍啊,不过不对啊。这两人不是在作唐吗,怎么跑这儿来了?
 
   
 
    士卒也算是有点儿脑子,他想了一想,能让这两人一起来到零阳的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,那就是作唐,丢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也不敢私自开城门。让两人进来,士卒眼珠一转。直接喊道:“二位将军,小的这就去禀报文将军。你们稍等!”
 
    周仓一听,笑骂道:“你小子倒是知道小心!”
 
    不过这话就是他对裴元绍说的,而不是大喊大叫。其实在他看来,去通知一下零阳的守将文聘,其实还是很有必要的。毕竟这长得像的人,也不是说没有,万一是凉州军来诈城呢。这事儿可并不稀奇,他们也不是没这么做过。只是说起来,凉州军还没有那么快啊,行了,等着文聘来吧,什么都别说了。
 
    不过裴元绍当时心情特别坏,一听士卒这么说,他刚想发作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周仓看出来了,直接对裴元绍说道:“老裴,在文聘这儿,咱们兄弟俩还是别发火儿的好。本来咱们和他就没有什么交情,你骂了他的士卒,没准他过一会儿还得来找你呢!”
 
    裴元绍闻言冷哼了一声,“就怕他不来!”
 
    周仓是笑着摇了摇头,“行了,正事儿要紧,等见到文聘,把作唐的事儿说完,咱们就赶紧赶回辰阳去吧!”
 
    裴元绍一听回辰阳,他是垂头丧气的,无奈说道:“行,就听你的。”
 
    文聘这个时候是刚出来,准备上城头,结果就有城头的士卒来报:“报将军,城外有周仓将军和裴元绍将军求见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