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而且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裴元绍对其人意见可不

  文聘一听,他是马上就跟着去了城头。要说文聘毕竟是荆州大将出身,在刘表帐下,虽说不是最受重用,但是也算是有地方去,所以他其实是从骨子里看不起黄巾出身的周仓两人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于说周仓和裴元绍他们,当然也都知道,这个文聘文仲业,其实是看不起自己两人。但是他不怎么和自己两人接触,自己两人还不想搭理他呢。所以这虽说他们都算是互相看不上眼,但肯定也不是什么交恶的关系,最多就算是同僚,然后确实是没有然后了。说起来,就算是“井水不犯河水”吧,这么一个关系,更是都没有什么交情。
 
    但是听到两人到零阳了,文聘他却也不敢怠慢。毕竟这一码归一码,他是看不上两人不假,可是对于军中的事务,文聘想来都是不会去耽误的。怎么说私人关系如何,那是自己的事儿,可军中的事务,那却是全军,所有人的事儿,因此,那是绝对不能耽误。
 
    至少文聘,他从来都是分得很清楚,要不就看他不待见周仓两人的样儿,还能这么积极,这么迅速去城头,让士卒开城门,放两人进来吗。说起来,还是因为文聘他比较忠于职守,哪怕是他所不喜欢的人,为了自己主公的大业,为了大事,他也不可能去耽误。
 
   
 
    来到城头上后,文聘这么一看,果然是周仓和裴元绍两人,毕竟是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”啊,如果说文聘连这个都分不清楚的话,他也不配作为荆州本土的一员大将了。
 
    不过此时他心说,这作唐虽说是个小城,但是这二位,终究还是没能守住三日吧,唉……
 
    刚准备让士卒打开城门,就听周仓说道:“是文聘将军当面?”
 
    文聘点头,喊道:“不错,是周将军和裴将军啊!来人,快开城门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周仓直接就问是文聘将军,他没说是文将军,毕竟这在汉军这儿,文丑也是文将军,所以周仓是特意说的。
 
    至于说文聘,本来他是不想多说,但是人家都主动和你说话了,你要再不说点儿什么,那也确实是说不过去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吱嘎嘎……嘎嘎……”
 
    城门打开,周仓和裴元绍两人策马进去,然后零阳的守城士卒赶紧关闭了城门,那意思好像后面有凉州军似的。
 
    周仓两人这么一看,这也难怪士卒这样儿,如今这算是非常时期,你知道马超什么时候来?
 
    正好文聘此时也下了城头,周仓和裴元绍两人赶紧下马,毕竟这文聘说起来,官职可比他们大,而且自己两人算是过路这儿,因此肯定要跟人家客气点儿。并且他们也都知道,比起自己两人来,自己主公当然是更器重人家的,就看人家是守着零阳这么个大城,自己两人只能是守着个小县城,这就能知道一二了。
 
    不过对此,两人也算是服,毕竟文聘其人的本事,周仓和裴元绍多少都知道。所以哪怕他们彼此算是都看不上眼,但是有些东西,还是赞成对方的,这也算是不错了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文聘看到两人也下马后,他对着两人一拱手,说道:“二位,这如今远道而来,请!”
 
    周仓和裴元绍也客气几句,然后两人齐声说道:“请!”
 
    说完,三人便奔向了文聘平时居住的府邸。到了会客厅之后,三人坐下,而文聘虽说没主动问,但是周仓必须要主动去说,因此,就听他说道:“文聘将军,这作唐城,丢了!”
 
    说着这话,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感到是真不好意思。毕竟自己主公算是信任自己两人,可这关键的时候,却依旧是输了,这……
 
    文聘一听,心说果然如此,自己一想,就是这样儿。因为除了这个,没有别的原因了,还能让你们两个一起到零阳。唉,丢了就丢了吧,还能如何,这看来马超凉州军肯定也是势大要不然不至于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文聘是劝了两句,“二位,这‘胜败乃兵家常事”也,如今这……”
 
    听了文聘的劝慰,也没有让周仓和裴元绍两人少去想什么,相反还起了反作用了。周仓倒是还好,但是在裴元绍看来,这文聘这厮,如今就是在幸灾乐祸啊。(小说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飄天文學,
 
 
第四九一章 回辰阳得见主公
 
    如果文聘要是知道裴元绍心里所想,那么他肯定要大喊冤枉啊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。: 。确实,如果说文聘之前真是想了,这周仓和裴元绍,真是不给己方点儿面子。怎么说再多守个两三日,那也好啊,但是结果,却还是不行。
 
    不过对于作唐丢失的事儿,他可真是,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地方。毕竟是,是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没守住城,把作唐城给丢了的,和他文聘可没有什么关系。如果说起来有关系的话,那么就是马超凉州军在拿下作唐之后,肯定就要进攻文聘守御的零阳了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来。
 
    但文聘还真是,不至于幸灾乐祸,那不是他‘性’格。因为不管怎么说,丢了一个城,无论是谁丢了,那都是他们一方的城池,这事儿肯定不是他想要看到的,所以一点儿幸灾乐祸的意思都没有。所以说起来,还是裴元绍他≈☆,m.,是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了,这也没错――
 
    周仓注意到了裴元绍的表情,而文聘一样儿是看到了。所以他还纳闷呢,这自己得罪你裴元绍了?不能啊,自己也没说什么吧,难道劝你们一句。自己还做错了不成。
 
    而文聘在这儿纳闷,另一边儿的周仓则是暗中给裴元绍使眼‘色’。心说老裴你这真是,总惹事儿。这咱们还在文聘这儿。不管你对其人有什么意见,这时候也不能表现出来啊。要是其人大度的话,那还好说,可要是个小心眼的人,这在主公面前说咱们几句不好的话,这咱们也只能是“吃不了兜着走”了。谁让主公更看重人家呢,可不是咱们兄弟啊。
 
    也许裴元绍是看到周仓的眼‘色’了,也许他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好,所以表情算是收敛了许多。也算是让文聘能看得下去了。要不然像之前那紧张的样儿,看着下一步都可能直接拔刀了,当然这事儿是不可能,但是那样儿,和这个也差不多少。(www.QiuShu.cc 求书小说网)
 
    周仓此时说道:“多谢文聘将军!我和老裴这便告辞了,还得赶回零阳,所以……”――
 
    文聘一听,他也算是明白周仓的意思,所以是赶紧说道:“如此的话。那么我送送二位!”
 
    周仓一听,赶紧说道:“别了,留步吧,我和老裴这就走了。你可别动了!”
 
    毕竟和他文聘也不熟,关系更不怎么样儿,所以周仓能让他送吗。而且他也算是看出来了。这裴元绍对其人意见可不小,所以还是别让他送更好。要不然的话。自己也控制不了他老裴去说什么啊,这到时候要真是出点儿什么问题。那么自己可担待不起!
 
    自己还不知道他文聘吗,那是自己主公面前的红人,绝对不是自己和裴元绍所能比的。因此这样儿的人,自己两人还不能去得罪啊。你当是小士卒什么的,你骂了也就骂了,说了也就说了,这文聘在这儿,你敢说他一个试试,最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两人。
 
    周仓和裴元绍两人离开了零阳,他们尤其是裴元绍,是真不喜欢看到文聘那副嘴脸。他一直就认为,这文聘文仲业,就是一副虚情假意的样儿,所以他就是接受不了――
 
    所以在马上,裴元绍还对周仓说呢,“我说老周,这他娘的总算是走了。我看那文聘的嘴脸,就烦!”
 
    周仓一笑,“老裴啊,这文聘其人,口碑还不错,还不至于像你说得那样儿!”
 
    裴元绍一听,是撇撇嘴,没再多说。反正在他看来,其人就是不怎么样儿,因此文聘已经让裴元绍给打入最不受自己欢迎的人中去了,而且还是排在前面的。要说以前也算是在这里,可绝对不至于那么靠前,不过如今却是排名上升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和周仓,裴元绍也不想去争辩什么,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,不可能都一模一样的。所以他也没准备让周仓和自己所想一样,他也知道,周仓就那么一说,也没准备让自己和他想的一样儿――
 
    当两人在辰阳见到自己主公后,便把作唐如何丢的,都对刘备说了。
 
    刘备一听,也没说两人什么。毕竟说起来他们还能坚守三日,算是三日吧,已经‘挺’不错了。毕竟刘备对作唐城的情况,他自然还是了解的,对两人的本事呢,他更了解,所以如此,也不怪两人。
 
    因此,他对两个还在请罪的人说道:“二位快快请起,说起来你们非但无过,反而有功!能在凉州军大军来袭之下坚守三日,已经是很不错了!所以二位不可如此,快快请起!”
 
    说着,刘备就要过去给两人搀扶起来,那周仓和裴元绍能让吗,他们是赶紧起身,然后拱手说道:“谢主公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