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说起来还不至于那样儿但是己

而裴元绍呢,如果是一般般的人。不熟悉的说他,他肯定是不愿意听。更别说是听进去了。但是换成了周仓,却没有了那样儿的事儿。待遇就不同了。说起来,他还确实是听进去了,也觉得周仓说的,确实是有道理啊。这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,也是,就凭自己这脑子,还能想到什么?
 
    所以他忙对周仓说道:“老周,你所说不错,我确实是应该听你的!这之前我还真是没有想到,听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明白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听了裴元绍的话,周仓当然明白,他当然是听进去了,所以是哈哈大笑,“好,好啊!如此就好,老裴你没有让我失望!”
 
    虽说之前这些也算是所料之中的事儿,但是裴元绍这样儿的态度,确实是让周仓满意。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,要说两人也不可能是一成不变,但是有些东西,确实是在改变,是变了,但是有些东西呢,却是没有变,或者永远都不会改变。
 
    此时的裴元绍也是傻笑着,这就和当年的时候一样,周仓也是这么说他,他也是如此的表情。如今两人年纪都大了,而且还都从当年的黄巾贼变成了如今的正规军,要说变化是不少,但是没有变的呢,也许是更多吧。
 
    不过两人都知道,这时候不是感慨的时候,因此,他们没在这上再多说,此时此刻,他们倒是给对方鼓励了不少,都是要坚守城池,多几日,那么也好向自己主公交待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凉州军进攻的第三日晚,周仓是刚从城头上下来,而这时候裴元绍也已经走向了周仓,他是来和周仓做交接。
 
    裴元绍此时问道:“老周,凉州军动向如何?”
 
    周仓闻言说道:“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动静,不过这事儿,谁知道了,不好说啊!”
 
    说着,他还轻轻叹了口气,显然是忧心战事。他不担心那不可能,但是到了交接的时候了,这时候周仓下去,而裴元绍上了城头,之后后半夜,就他一个人值守在城头了。
 
    “老裴,交给你了!”
 
    周仓也没回头,就这么说了一句。同样儿裴元绍也是如此,只听他说道:“老周,放心吧!”
 
    周仓一笑,然后便离开了。哪怕他不是那么太放心,可是这自己却也不能和裴元绍所这些。这有些东西,是可以随便说,但是有些东西,确实,还是选择性去说,或者干脆就别说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哪怕两人关系非常,可以说是生死之交,但是周仓也知道,这其实也并不是说就无所顾忌了,那不可能,所以……
 
    裴元绍上了城头,说道:“弟兄们晚上都精神着点儿,要不然敌军来了,咱们可别措手不及啊!”
 
    结果有士卒就说了,“将军,这凉州军能来吗?前两日他们也没过来啊?”
 
    裴元绍一听,先是笑骂了一句,然后说道:“不管敌军来也好,是不来也好,你们都给我精神着点儿!你知道他们来不来?反正我是不知道,凉州军不来倒是好,可万一要是来了呢,就你们这样儿,是人家对手吗?”
 
    听裴元绍如此一说,城头的士卒也就不再多说了。毕竟这两日,凉州军的情况,他们可是看得挺清楚,这要不是士卒用命,如今可还不一定要怎么样儿了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裴元绍最后说:“你们最好让神仙保佑,凉州军别来,要不然,咱们就一起累吧。不过这都是小事儿,可哪次凉州军进攻,咱们没死弟兄的?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这话,心里是火大,确实是不甘心。可心里也不得不承认,人家凉州军号称是天下最强战力,这确实,并不是吹出来的,这己方还真是不如啊。
 
    可尽管如此,自己这些人不还得守在这儿?说起来这凉州军没来之前,什么都挺好,可他们这一来,确实是什么都不好了啊。他娘的他们什么时候走,难道非要不破了作唐誓不罢休?因此,这汉军的士卒,那火儿确实是不小,就因为凉州军的到来,是打破了往日的平静,作唐从一个小城,变成了如此模样。
 
    己方这些人,从没有什么事儿,变成了一天累的跟狗似的,这他娘的找谁说理去?
 
   
 
    就在不少士卒还在抱怨着的时候,有眼睛好使的士卒一指凉州军的大营说道:“快看,凉州军有动静了!”
 
    不少之前没有注意的是连忙看着凉州军大营,可不是吗,这对方果然是有动作,不少人都心说,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也才刚看到凉州军大营有异动的裴元绍。
 
    此时裴元绍说道:“梁子快去,赶紧把周将军找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这个梁子就是之前问裴元绍今夜凉州军能不能来的那个士卒,结果这位确实算是乌鸦嘴,刚问能不能来,这还没过了多久,人家这果然是要来了!
 
    裴元绍喊道:“各位弟兄,凉州军趁夜来袭,今夜便让他们知道知道,我汉军的威风,给我狠狠招呼他们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城头的士卒喊声震天,要说这时候马超他们也知道,此次的夜袭已经是让人家给发现了,人家是有所准备。当然,这其实都算是他们所料之中的。如果说己方真要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的话,那么也不太像,毕竟这马超他们都清楚,之前的两个夜晚,两人可是一人守了一整夜,真是没敢掉以轻心啊。
 
    所以这次夜袭,马超他们确实也没指望着能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说起来还不至于那样儿。但是己方对于夜战,尤其是攻城,那可以说是深有研究,非常有经验,绝对不是他们汉军所能比的。(我的小说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飄天文學,
 
    ...
 
 
第四八六章 凉州军夜袭县城(续)
 
    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更多支持!因此,马超有理由认为,这今夜的夜袭,己方会取得最后的胜利,而他们守御作唐的士卒,必将败北!
 
    周仓他这刚倒在榻上,结果就听城外有动静,他心里咯噔了一下,心说不好,这莫不是凉州军来进攻了?
 
    可不是吗,这让他也只能是这么想,毕竟谁还能造成如此大的动静呢,说起来也就只有在作唐城外的凉州军了。[www.qiushu.cc 超多好看小说]
 
    而还没等周仓出门,士卒便来报,就是那裴元绍叫的那个梁子,“报将军,凉州军夜袭!”
 
    周仓一听,心说果然,“去吧,告诉裴将军,就说我马上便到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本来周仓想说老裴来的,不过是当着士卒的面儿,如此说肯定不好,所以他也就没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那梁子离开后,周仓是赶紧披挂好,然后拿着兵器,便奔向了城头。而且他还在心里腹诽着,这马超是早不来,晚不来,非要在老子要睡觉的时候来啊!真他娘的可恶,如果不是因为是大半夜的,夜深人静的时候,周仓这时候都得跳脚骂娘了。真是。他是最厌烦要睡着的时候被人给整醒的,更何况还是敌军的进攻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梁子说凉州军来夜袭的话,周仓都得给梁子揍一顿。因为他这刚倒在榻上,还没多久。本来今日这么累,可以说周仓是躺下去,差不多就能睡着,结果这个时候是来敌袭了,他再也不可能睡了。
 
    带着一丝的倦意,周仓是手持环首刀。来到了城头,结果这个时候。人家凉州军都已经是开始攻城了。周仓这么一看,心说好啊,“弟兄们休慌,我来了!”
 
    别说。士卒一看一听是周仓周将军来了,他们心里确实,一下就有了主心骨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真要比起来来说,当然是周仓在军中,更得士卒的军心。相比之下,裴元绍他就要差点儿了,这是不错。所以之前裴元绍在指挥着士卒守御作唐城的时候,士卒并不是有多高的士气,但是周仓这么一来。马上,士气就上升了。
 
    确实,士气这东西。有时候就是那么怪,这裴元绍在这儿的时候,是一样儿,而周仓来了之后,那便是另一样儿了。因为人不同,结果也不同。也是。如果就裴元绍一个人守御作唐城的话,那么没准早就丢了。这事儿都说不定。毕竟周仓比他强的可绝对不是一点儿半点儿。如果裴元绍一个人就能顶上去,那么刘备还让周仓和他一起做什么呢?
 
    刘备这人毛病其实是有,但是同样儿,其人看人,其实还是挺准的。求书网小说qiushu.com至少他心里就很清楚,让周仓和裴元绍两人守御城池,那肯定不是裴元绍他一个人去守城所能比的。或者说二者其实不能相提并论,要不然的话,让他一个人来多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显然这现实当中,却是不允许这样儿,因为裴元绍一个人的话,他不行啊。
 
    裴元绍也看到周仓来了,所以他是赶紧招呼周仓来帮忙,一起守城,毕竟他一个人,还是很吃力的。
 
    周仓也没多说,直接是拿着环首刀,就加入了战斗中。而他起到的作用,当然不是裴元绍所能比得,这之前都已经说过了。
 
    而周仓和裴元绍在大半夜和连州军交上手之后,他们算是看出来了,这今夜凉州军好像都疯了似的。这是没吃药啊,还是药吃多了,要不之前还不至于这样儿呢,怎么……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